2017年ICO炙手可热,许多与“Web 3.0”旗号沾边的项目轻轻松松就能筹到十来亿美元。虽然这些资金在基础设施和生态系统发展方面发挥了一定作用,但这些项目的代币有多少是用于预期的设定中?

根据dAppRadar的某些研究,我们发现成功的代币(token)都能让用户执行一些操作,他们从中可以获得额外的收益(比如交易费、奖励)或者省钱(比如折扣)。此外,这些系统中的代币通常在使用时被销毁或燃烧——目的是确保随着需求的增加,供应会减少,最终促使代币价值的上涨。

为了更好地理解上述观点,我们来研究以下9个基于以太的项目,看看它们是如何积极发挥ICO代币的作用。

币安(BNB)

币安推出平台币的价值主张很简单——降低交易费用。当时国内外的主流交易所的交易费率最低为0.2%,而币安上线后只收0.1%交易费,使用BNB抵扣手续费还能再优惠一半,低至0.05%。此外,BNB持有者还有各种优惠(提前获得新上线币种、更优惠的折扣、空投等),导致BNB一跃成为该平台上最活跃的交易媒介。币安还用季度利润的20%回购并销毁BNB代币(上限为1亿枚),来提高BNB的稀缺性。

除了这些好处,币安在上线新币种方面驾轻就熟,一举让BNB大受欢迎。当很多其他交易所懈怠或出师不利时,币安在执行中灵活地采取行动,甚至将业务转移到马耳他,以谋求进一步的发展。通过这种方式,BNB在以下两个方面为持有者带来价值——一是交易费用折扣,二是为持有者提供平台内部的专属活动。

Bancor (BNT)

Bancor网络和协议的诞生是为了快速、自动、公平而廉价地兑换代币。Bancor允许用户按照算法设定的利率从链上流动性池中发送和接收代币,在交易代币的过程中不存在交易对手。这些流动性池以智能合约的形式存在,代币创建者拥有并管理着这些合约。

代币创建者通过质押一定数量的BNT和该种代币连接到Bancor网络。这样智能合约就能在接收到代币的同时自动发送BNT,反之亦然——此过程消除了交易对手风险,简化了代币兑换的整体流程。

Bancor认定目标,敢作敢当,随着代币经济的持续发展和成熟,它受到了广泛的关注。我们认为,BNT之所以有价值,是因为它让各个项目方更容易启动新上线的代币经济,让它们无需依赖交易所来实现增长。

Decentraland(MANA)

Decentraland是一个以太坊区块链上的虚拟现实平台。其中,用户到Decentraland购买土地,然后持续以有意义的方式开发这些土地,最终从生态系统的其他参与者获取价值。在开发土地和创造数字商品方面,用户可以利用如SketchUp、Blender和Maya等现有工具来创建3D模型,然后将它们导入到Decentraland中。

虽然有人坚持认为MANA应该充当Decentraland生态系统商品的交易媒介(MoE),但实际上它只用于购买土地(LAND)。土地是该虚拟世界中不可替代、可转让、稀缺的资源,存储在以太坊智能合约中。我们认为这个机制能让MANA捕获价值,特别是它充当访问有限和稀缺资源的唯一入口。

Maker(MKR)

MKR代币主要有两个功能——第一是充当效用代币,用于支付CDP在生成DAI过程中产生的任何费用。支付结束后,用来支付的MKR就会被销毁,从而减少它的总供应量。对CDP和DAI需求的增加,能同时增加MKR的需求,并且减少它的供应。

MKR的第二个应用场景是充当管理Maker生态系统风险的治理代币。该过程通过持续的投票赞成来推进,MKR持有者创建并参与到每种抵押资产和CDP类型的风险参数相关的各种提案。票数最多的提案在内置延迟后被激活,为社区提供了一定的缓冲来应对即将到来的调整。

随着DAI持续充当一个强大的稳定币,越来越多的开发者开始创建CDP并接入到dApp中。这促进了MKR供应量的减少以及需求量的增加。这一点,再加上参与管理系统对参与者基金的风险承受度的能力,让MKR成为一个理想的代币。

0x (ZRX)

2017年,宣称“基于太坊区块链的去中心化交易开源协议”0x上线。建立在该协议上的各参与方被称为“中继器”,它们为网络提供流动性,并充当点对点交易中的对手方,在该过程中收取一定费用(以ZRX代币支付)。

虽然ZRX的用途包括支付中继器的服务费用,但它的主要功能是作为治理代币,允许持有者参与协议的升级过程。我们认为这些功能为代币的主要消费者(中继器)提供了大部分价值,允许他们开发新功能或升级系统,以改善协议的整体体验。正如我们所看到的,这有助于确保0x始终为用户提供最大的价值。

起源协议(OGN)

随着“个体经济”的发展,我们已经见证了协调成千上万的独立个体商创建网络的新型商业模式,这些领域包括运输、交付、手工等等……随着它们逐渐增长,为其提供服务的企业也取得了巨大发展。Origin是基于以太坊平台创建去中心化、点对点的交易市场,旨在免除生态系统的中间商。

Origin通过以下方式实现这一点:它允许个人使用协议创建交易市场,让他们从市场卖家身上赚取OGN代币来推广商家的产品。通过这种方式,Origin创造了一个自由市场,在这个市场中,对卖家最优惠的商家将实现最大的增长。

Kyber(KNC)

Kyber是一个链上流动性协议,它聚合了大量储备的流动性,为任何去中心化应用提供即时和安全的代币交换。平台的用户需要使用原生代币(KNC)支付小额费用给网络中的交易池,来覆盖交易池的运营成本,同时奖励它们为网络带来的交易量。作为回报,这些运营商从Kyber网络生态系统的交易活动中赚取差价。

当某笔交易完成后,其中的一小部分会转换为KNC并销毁,减少KNC的总供应量。随着储户对代币需求的增加,随着时间的推移,减少供应量将提升代币的总价值。

Augur(REP)

Augur是一个基于以太坊区块链的去中心化预言机和预测市场协议。用户如果准确预测事件,并且确保系统的预言机没有作恶,他们就能够获得奖励。

在创建一个赌注时,赌注创建者必须质押一份违约保证金给指定的报告者(赌注创建者或另一方),报告者负责在赌注到期后的一段时间内(例如3天)报告结果。

Augur的原生代币为REP,它是“声誉(Reputation)”的缩写。这是因为无论利用REP进行任何操作,你都在搭上自己的声誉。如果用户的行为带来了价值,他就能获得REP。如果某个指定的报告者没有报道赌注的结果,那么它的质押会被放在自由市场,然后任何人可以通过报道结果来获得它。

在结果公布后,赌注会进入争论阶段一段时间(例如7天)。在此期间,一个或多个用户可以质押双倍的违约金,对未确定的结果提出挑战。如果挑战成功,那么所有参与挑战的用户就可以瓜分原始的违约保证金。

通过这种方式,REP的价值在于它能够确保参与者提供的信息的有效性。随着网络的不断普及,REP实现这个目标的能力会随着时间推移而不断增加。

Numeraire (NMR)

Numeraire是一个由数据科学家群体建立的对冲基金。这个网络实际上是一个由代币驱动的Kaggle竞争者。Numeraire通过向现有的Kaggle用户空投代币来获取平台的种子用户,该活动让Kaggle账户登录申领代币的用户数量显著增加。也就是说,平台确实吸引了真实的用户。

NMR的价值主张很简单,Numeraire平台上的用户将NMR质押到他们看好的预测模型。如果预测不正确,他们的NMR就会被摧毁。但是如果预测正确了,他们就能从预测中赚钱,同时质押的NMR会原路返回。

Numeraire打入价值高度不成比例的现有市场(约1%的Kaggle用户赢得了99%的竞赛)以及让这些用户获得更大的价值分配,这两点显示了出难以置信的价值主张。网络的持续增长应该反映在NMR上,因为它是参与到网络的门票。

总结

本文介绍的成功代币都允许用户执行某些操作,他们从中获取了收益或者节省费用。虽然有些人可能会说治理代币不一定适用,但他们应该考虑这样的一个事实,即MKR持有人试图阻止CDP被稀释,而0x中继器则试图增加网络的效用,从而增加他们的潜在利润。

这种实用性经常被稀缺性所强化:系统中的代币在使用中或在某个固定间隔被销毁或烧毁——目的是在增加需求的同时减少供应,让代币价值上升。

只要某个项目遵循类似的指导原则,并大规模为现有社区提供价值,它就很可能获得成功。同时我们需要注意,如果代币设计过于技术化或混乱,许多不熟悉去中心化或以太坊的个人可能会失去兴趣。为了减少潜在用户的流失,项目可以关注现有社区成员的需求(例如DAI),展示dApp让终端用户几乎感知不到代币的存在。

目前,对代币经济学的理解还处于起步阶段,随着这些模型继续适应和发展,我们很期待它们的未来。

了解更多

如果你想进一步了解上述项目和它们的代币,以下是一些相关链接!


免责声明:本帖子仅用于信息和研究,不构成投资建议。

SKALE的愿景是让创建运行全状态智能合约的低成本、高性能侧链更简单快捷。我们旨在不牺牲安全性或去中心化的前提下,为开发者提供快速与功能的高效体验。您可以通过TelegramTwitterDiscord关注我们,注册这个表格获取最新的SKALE讯息。